晒晒大学捐赠这本账,让“肥水”不再流外人田!

来源:搜狐教育 2017-02-09 11:16:31

编辑:

     高校基金会的捐赠资金所向何处,甚少有人知晓。而随着教育部明确规定各高校要公开“受捐赠财产的使用与管理情况”,晒晒“捐赠账本”已是势在必行。

  1肥水怎么流到了外人田?

  “为什么不把钱捐给中国的大学?”

  近几年,由中国富豪巨额捐赠海外高校引发的社会广泛讨论时有发生。从2006年美籍华人谢明向其母校南加州大学捐款3500万美元,到2014年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先后与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签署1500万美元、1000万美元助学金的捐赠协议,都引起了不小的舆论争议。

  有网站曾对潘石屹捐赠事件发起过一项网络调查。结果显示,参与调查的网友中“挺潘派”占到63.7%,且有47.6%的网友表示,在这个事件中需反思的应该是中国高校,“即便要向我国大学捐款,这些捐款也未必能‘用在刀刃上’”的质疑声甚是强烈。对此有媒体评论称:“我们国内顶级大学怎样才能争气?至少,捐款不被贪污、挪用,做到财务信息公开、透明,审计严格并有严肃的问责,这都应该是最基本的底线。”

  2数说国内高校捐赠透明度

  想知道高校的捐赠使用情况有多难?2013年底,中国校友网发布了最新一年的中国大学校友捐赠排行榜。本文作者通过网络检索了排名前30位的高校基金会的信息公开情况发现,90%都建有专门的基金会网站(3所高校基金会页面隶属于学校网站,60%能够在网站/页上开设信息公开专栏或年度报告专栏。截至本文截稿前,本文作者仅能从这30所高校基金会的网站/页中找到4份2013年度工作报告。换言之,虽然大部分高校基金会为访客开通了查阅公开信息的渠道,但公开的信息没有及时更新,个别高校基金会网站中信息公开专栏中内容甚至为空。

  当然,有一些基金会并非只通过年度工作报告,而是力求简单明了,在网站/页上直接展示一些公众关注的信息。本文作者浏览30所高校基金会的网站/页,并结合阅读其工作报告发现,“捐赠名单”是基金会信息公开中最受重视的信息,有73%的基金会可以做到及时公开;其次为对捐赠使用受益方的公示,但高校能公开此类信息的比例仅有33%。将当年公益活动情况摘要、财务会计报告摘要、会计事务所审计意见公布的高校基金会比例更小。由此可见,至少在借助网络平台进行信息公开方面,大部分基金会还有待改进。

  2014年9月《新京报》刊登的一篇文章中也提到国内大学教育基金会的透明度不太乐观。根据中基透明指数(FTI[附]显示,截至2014年8月31日,28家北京高校基金会中,有6家基金会的善款流向披露率为零。有媒体分析,目前高校基金会信息公开力度不足,一方面是由于中国2004年颁布的《基金会管理条例》以及2006年1月民政部公布的《基金会信息公布办法》中,虽然都要求基金会将年度工作报告公布在媒体上接受公众监督,但没有就信息公开的范围做出明确指示。另一方面,中国高校的经费来源以政府拨款为主,从某种程度上说捐赠资金对学校而言只是锦上添花,由此也可能导致各高校对信息公开工作重视不足。不过随着教育部下发的《高等学校信息公开事项清单》中,明确规定各高校要公开“受捐赠财产的使用与管理情况”,这种状况势必需要改变。

  3美国公立高校的捐赠信息公开

  和中国高校一样,美国公立大学由于其教育经费一直主要来自州政府拨款,对捐赠的态度也曾一度不温不火。直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随着联邦和州政府财政拨款的减少,而且使用中又有诸多局限性(如州政府的拨款必须存入银行,利率较低,公立大学为了增加使用资金的灵活性和扩大经费来源纷纷成立发展基金会,主动加强面向社会、私人的筹款工作。1972年,美国高等教育私人捐赠总额中21%是给予公立大学的支持;1989年,公立大学获得的私人捐赠大约占当年高等教育获得社会私人捐赠的1/3。随着来自社会、私人的捐赠在大学运营中的地位日趋重要,公立大学对筹款及捐赠的管理也日益重视。由于美国高校在接受捐赠时,捐赠者一般会跟学校约定捐赠资金的使用途径,如果捐赠者发现学校擅自挪用资金作为他用可以要求返还捐款。因此美国对教育捐赠每一款项的使用都明确对外公布详细账目,使捐赠资金的使用透明化和规范化。

  新墨西哥大学是一所拥有125年历史的美国公立大学,在1979年建立了自己的基金会,并于1980年春季作为学校的一个部门正式运作,2009年转变为独立于学校的组织。在该基金会的网站上,任何一位访客都可以很方便地找到上一财年的捐赠报告,以及基金会运营的财务报告。

  捐赠报告集结了基金会网站上的核心内容,主要分为:

  (1校长、基金会主席致辞;

  2基金会受托人介绍;

  3基金会本年度捐赠及使用情况;

  4捐赠给新墨西哥大学带来的改变;

  5捐赠者故事;

  6本年度新增捐赠项目;

  7捐赠人名单等部分。

  其中,基金会本年度捐赠及使用情况作为该份报告的重要部分,通过图表具体展示了该校基金会最近五个财年的私人捐赠情况;2012—2013财年捐赠和认捐意愿、捐赠来源、捐赠具体使用领域、基金投资的收益情况等内容。图文并茂的报告中还穿插着捐助者和受捐者的捐赠故事,能够让潜在的捐助者感受到“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的快乐。

  4让捐赠信息透明变简单

  与美国高校相比,中国高校基金会发展起步较晚,但一些高校在信息公开方面做的工作也值得其他学校借鉴。例如天津大学北洋教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北洋基金为提高工作效率,缓解人力紧张的状况,于2012年5月正式启用一套自主开发的捐赠项目管理系统。该基金会副秘书长范超英为本文作者介绍,他们的信息公开工作很大一部分依靠这个管理系统得以实现。作为捐赠项目管理的工作平台,系统在设计之初就考虑了如何让捐赠项目的管理规范、透明。例如,项目管理人员工作时,从项目建立、接受捐赠,到捐赠使用等流程都要在系统中登记,相应的信息随之便会在基金会网站前台更新。

  除了对项目进展状态时时披露,每年4、5月份,北洋基金会还在基金会网站上更新上一年度的工作报告和财务审计报告,同时向部分捐赠单位、捐赠者寄送,或是上门递送捐赠项目的反馈信息。比如一位捐赠者捐助建立了一项奖学金,在反馈信息中会告诉他奖学金一共评了多少人,每个人奖励了多少钱,一共花了多少钱,捐赠还有多少结余。“高校基金会需要接受公众的监督,所以我们会将年检报告、审计报告在网络上公示。但是我认为,在信息公开时也应该掌握一定的‘度’。比如作为向特定群体募捐的非公募基金,项目的具体执行情况应该向特定的群体公开。因此从2008年起,我们每年还会专为捐赠单位和捐赠者制作一份图文并茂的工作报告,展示这部分内容。”范超英补充道。

  在谈到教育部要求各高校公布“受捐赠财产的使用与管理情况”,对基金会来说会遇到哪些难题时,范超英说,北洋基金会每年都会在网站上对捐赠财产的使用进行分类公开,难点在于捐赠项目使用的信息公开。例如,一部分捐赠基金需要划拨到学校财务使用,捐款是否能按照捐赠人的意愿执行并不清楚。经过协商,北洋基金会和学校财务部门达成共识,学生资助和学生活动的资金在基金会核算,其他方面的捐款转到学校去,并附上捐赠协议,由学校财务部门按照捐赠意愿进行管理。在范超英看来,以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为代表的,按照社团法人治理结构、专业化运作的模式是高校基金会未来的发展方向。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有自己的财务部,能够独立进行核算,有助于解决基金会捐赠项目使用管理信息公开难的问题。

热点新闻 HOT
热点图片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