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域电商莫问剑:关于资质、资格与门槛的联想

来源: 2018-04-11 11:04:34

编辑:

早从2014年起,国务院就开始分批取消了几百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而真正含金量最高的资质证书只留下了十来种。但即便如此,企业和个人对于各项认证或资质,还是趋之若鹜,包括我自己在内,整个团队成员这几年想方设法拿了一大堆所谓的资质证书,原因在于,“发展”所需,“做业务”所需,没它不行,不得已而为之。

今年春节前后,我让公司接连参加了几场西南某地农村电商示范县创建项目的投标。之所以参加,一是我个人原本就是当地政府的农村电商顾问,当地商务主管部门盛情邀请我的团队参与创建工作,二是当地丰富的原产地资源也吸引着我们。但当我们拿到标书时,都傻眼了——标书的评分表里,所谓投标主体的资质认定占据了很高的份额,有的甚至占据总分的30%,而项目实施方案却只占30%。

仔细分析其内容,很容易看得出,标书本身都是经过“精心谋划”,为某特定机构“量身打造”。显然,在这种情形下去投标,我们就是一个陪客而已。我把这种现象与当地主要领导私下里作了沟通,引起了他的重视,承诺他一定亲自关注此事。但政府最后的回复是,这是多个部门共同商定的,已经发标了,无法更改。我们知道其中的“猫腻”,也有充分的依据。但我们又不是非得拿这个标,做这个业务,又何必“挡人家的财路”呢?所以,在一连串的潜规则面前,我们选择了沉默,“心甘情愿”地吃了一次“哑巴亏”。

显然,在公平竞争的社会里,资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作为“准入资格”的一种认定标准。但选择什么的资质,却是当下中介机构玩弄“潜规则”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拿我们这次投标要求的“资质分”,大多是第三方机构颁发的所谓“证书”与“荣誉”,个别选项,甚至同农村电商示范县创建工作没有半毛关系。中介机构是当地政府委托的,能够把“活儿”做到这么细致,没有利益集团间的“强关系”,是难以想像的。

多家一同参加投标的机构,都一致认为,“这个地方水太深”。但又如何?我们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争取这个“公平”,即便是揭开这个“暗箱作业”,在“天下乌鸦一般黑”的现实社会里,以后谁还敢同我们展开合作?事已至此,唯有一笑置之。

业绩才是最大的资质。农村电商从国家层面已经推进已经四年了,各地都涌现了一批专业服务机构。说句实在话,仅就示范县创建那些活儿,早就已经成了基本“套路”,大多数机构都能干。有过实际操盘经验,又获得过好的成绩,市场上有好的口碑,都可以参加相应的招投标。所以,我认为,这种资质本身不应该成为评标的依据,只是准入的“门槛”,大家还是要凭实际运作的方案、创新的模式设计和对助力当地脱贫攻坚的战略思路来一比高下。资质更多的只是代表过去,并不能确保当下与明天。

更何况农村电商领域的所谓“资质”,大多是社会中介机构颁发的,只要肯花钱,谁都能够弄到,那些匾与证书,可以挂满满一墙。刚刚入道时,我让公司也去弄了不少。现在回过头来看,自己都觉得很可笑。包括个人的一系列社会职务,我现在都不愿意拿出来“显摆”了。有时候接过同行的名片,看着上面印着密密麻麻的社会职务与荣誉,我基本上就能明白这个人的“套路”与“派别”。

当下,为示范县创建工作的主体遴选,设定基本资质要求,明确招投标的主体资格,甚至设定创建门槛,都是政府规范公共采购工作中的必要之举。但利益集团利用规则本身,穿上“合法”的“外衣”,堂而皇之“潜规则”,却也是当下非常普遍的现象——针对特定机构设定“资质分”、“资格分”,恶意设定“高门槛”。北方某县针对示范县创建的招投标,要求中标方在当地要设立实际到位资金达到3000万的主体,仅这一项就把大部分电商服务机构排除在外了。我及时提醒当地政府主官这一非正常的现象。结果,明明已经公示中标,当地商务局又重新搞了一次招投标,把这一条款去掉了,但中标的仍然是上一次的关联企业。更让人诧异的是,整个招投标“公告”我们从头到尾没有看到过,对外的说法,是在县政府的网站上做过,我们去查,却没有查到。这样的案例,举不胜举。

前几天,商务部市场建设司关于示范县创建主体选择的问题,专门下发了一则通知,提醒当下各地政府在服务商选择上存在的问题,避免出现“暗箱作业”。

说实在话,示范县搞了这几年,这个领域的问题积累了一大堆,经不起“稽查”与“审计”。对于这种情况,很多“圈内人”,有苦难言。国内有几家已经上了规模的服务商,今年突然转型了,不做农村电商的综合服务了。“我们不愿将时间与智慧,浪费在与基层政府部门低效率的周旋上,更不愿意被‘潜规则’拖着走。”在我看来,如果只是将示范县创建作为利益输送的手段,我们会浪费掉区域经济“换道超车”的一次绝好机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热点新闻 HOT
热点图片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