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文化精准扶贫“3+7”活动获全省文化创新第一名

来源: 2018-09-26 11:13:42

编辑:


近年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将文化脱贫列为十六条脱贫攻坚工作线之一,组织实施的“临沂文化精准扶贫‘3+7’行动”,以第1名的成绩被省政府授予文化创新奖。

为促进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效能提升,我市出台了加强全市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能力建设的文件,针对群众文化满意度调查中,基层群众没有地方娱乐、收听收视难的问题,突出抓好农村文化小广场、户户通广播电视、村村响大喇叭工作,到2017年底,这三项工作实现行政村全覆盖。将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建设纳入社区建设规划,整合体育、农村党员远程教育中心等资源,提升设施设备效能,到目前,我市992个省定贫困村和268个重点贫困村已基本建有综合文化活动室。

举办了全市“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专题培训班,全市各乡镇街道分管负责人、文化站站长共340余人参加培训,切实提高广大基层文化工作者的业务素质和能力。推进县区“一团一场”建设,目前已有6个县区建立了专业剧团;加大对庄户剧团的扶持力度,到目前全市已发展到345支庄户剧团。加强对贫困村广场舞“舞翎”培训,目前已培训1010人次,全市农村广场舞队伍发展到7300余支。争取市财政支持,对评选出的“乡土艺术人才”每人每年补助6000元,发挥了很好的示范带动作用。

同时,围绕丰富群众文化活动,精心打造“文化四季·多彩临沂”文化服务品牌。其中,临沭县的“激情四季·唱响临沭”、郯城县的“多彩文化·魅力郯城”分别被国家文化部评为第三批、第四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项目。连续举办十八届广场文化艺术节、十八届民间秧歌会,去年以来,组织开展宣传党的十九大精神宣讲演出、书画展等系列活动1200余场次。围绕推动乡村文化振兴、活跃乡村文化,今年组织开展了“临沂市首届乡村文化节”、设计乡村广场舞大赛、乡村歌手大赛、乡村微视频大赛、乡村曲艺演奏、乡村非遗传统手工艺创新设计、庄户剧团优秀剧目展演等13项内容,到目前,仅乡村歌手大赛的报名人数就达到2300多人。

市选派第一书记工作办公室副主任、市民政局副局长孙孝建:

文化振兴,铸乡村之魂

淳朴的民风民宿,崭新的村容村貌,乡村大舞台上精彩的歌舞表演,让台下群众喜笑颜开,一片其乐融融。这正是市派第一书记村兰陵县向城镇卜楼村如今的景象。

走在卜楼村街巷内,150余幅绘制有孝文化、古典文化、乡村新风尚的文化墙画映入眼帘;一处处文化惠民工程,如20余处村内民俗装扮景点、24处仿古门、2处民俗休憩亭,美不胜收;增修400平方米的农村大舞台、420平方米的健身广场,改建的民俗展览馆、社区服务中心,积极开展民俗展示、便民服务、文体娱乐等活动,满足了群众文化娱乐需求。这两年来,卜楼村不仅实施旧村改造,村民搬上了宜居小康楼,道路也硬化了,还实施绿化工程打造省级美丽乡村。文化振兴作为乡村振兴的一项重要内容,市派第一书记驻村后更是将文化振兴放在重要位置。

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自2012年以来,第一书记共协调投入各类帮扶资金15.7亿元(村均51.7万元),新建学校393所、科技书屋1333个、文体健身广场1981个,办成了一件件老百姓多年想办却没办成的实事、好事。仅第三批第一书记围绕丰富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新建文体广场646个、农家书屋596个,组织文艺演出1800余场次。莒南县涝坡镇北高柱村群众动情地说:“第一书记就像当年的老八路,唤醒了沉睡的村子,群众活跃了,民心又凝聚起来了。”

市委书记王玉君在全市第三批第一书记工作总结暨第四批动员部署会议上提到,乡村文化是农村的灵魂和根脉,在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中起根本作用。这些工作虽然不能立竿见影,但恰恰是农村脱贫致富、增强后劲、持续发展需要具备的“软实力”,必须坚持不懈地抓下去。要把乡村文明建设融入工作的全过程,从评选“好媳妇”、“好婆婆”、“最美家庭”做起,从开展民间艺术汇演、组织文化活动做起,从推动移风易俗、挖掘民俗文化做起,让群众逐步接受现代文明、改善精神风貌、提高文明程度,着力培育文明香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

自1988年那开始,临沂市选派第一书记工作办公室副主任、临沂市民政局副局长孙孝建便从事和研究农村管理和发展工作,对于文化对乡村振兴的作用和意义,孙孝建深有感悟,“乡村振兴,既要塑形,也要铸魂。乡村振兴包括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5个方面,其中文化振兴就是起到一个铸魂的作用,用儒家文化、农耕文化、红色文化助推乡村经济、社会等各个方面更好发展。”

明确文化振兴的目的和意义后,如何抓好文化振兴这项工作?孙孝建表示,还要明确主旋律、选好路径措施。全面提升农民文明素养,充分用好道德讲堂、儒学讲堂、科学大讲堂等各类宣传文化阵地,发挥好农村老党员、老干部、老战士、老教师等新乡贤作用,凝聚道德力量、传播主流价值。“要加大财政投入加强文化阵地建设,统筹建设各类活动场所,文化礼堂、乡风家风馆、农家书屋、文体广场、文化大院,这是‘文化落地的皮’。”孙孝建表示,还要开展形式多样、接地气的文化活动,如运用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文化进万家”等,扶持发展农村广场舞队、庄户剧团等民间文艺社团,培育挖掘乡土文化人才,提高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质量。

乡村,

不是文学创作真空地

作家、诗人袁冬青是临沭县玉山镇围里村一位普通的农民,几十年来,他一边耕地种田,一边游历祖国,一边文学创作,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靠着干装卸工攒够了《我们的记忆》这部诗歌集的出版费。很多人对于他这种不顾生活的文学执着无法理解,但是对于坚持信念的袁冬青来说,这才是他人生的追求。

2018年,袁冬青的《尘世记》完成了组稿,这部作品收录了他自2010年以来创作的350余篇作品,记录了与袁冬青生活、工作息息相关的村情、乡情,更表达对故乡怀念之情。“6月份从青岛回来,现在还是在家卸水泥。”每次与袁冬青通话,最让他割舍不下的还是诗集的出版。袁冬青说:“我今年已经56岁了,《尘世记》或许是我此生最后一部作品,趁着现在身体还行,我多攒点钱把《尘世记》出版了。”袁冬青告诉记者,今年他还被授予“乡土艺术人才”,每年有6000元的补助,这样离他的出书梦又近了一步。

和袁冬青不同,从文盲到发表、出版上百万字作品的作家,42岁才开始学认字的沂南农民王秀云,无疑是中国文坛一个奇迹。虽说王秀云的文学之路始于当年和儿子的一个约定,但读书认字写文章却是王秀云从小就有的一个梦想。

“西河崖头,四宝哥在崖头边上放牛,我们钻进庄稼地里拔草。长庄稼的天,热得真让人受不了,汗珠子直往眼里钻,辣得睁不开眼……”这篇名为《四宝》的小说,是48岁的王秀云公开发表的第一篇短篇小说。也就从此起,十多年间,她写了上百篇小说,发表在《时代文学》、《鹿鸣》、《山东文学》等文学期刊上,并结集出版了《到山里拾柴禾》、《生产队里真快活》两本小说集。

2016年,王秀云的长篇小说《小城生活》获得“中国梦”长篇文学作品征文活动三等奖,农民业余作家与专业作家一同获奖,无疑更增强了王秀云的创作信心。(记者庄成 付茜)


热点新闻 HOT
热点图片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