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点钞“娘子军”每天数钱数到手软

来源: 2017-04-24 14:49:29

编辑:

2017年4月21日,在海口市公共交通总公司点钞中心,点钞“娘子军”聚精会神,专心数钞票。

点钞工每天面对的工作是数一桌子的钞票,而且是一万多张。

一元纸币,一分钟时间,普通人能数多少张?

点钞“娘子军”聚精会神,专心数钞票。

每天坐在堆成小山的一元纸币面前,完成13000张左右的点钞量,你能坚持几天?

人们说,劳动是一首永恒的赞歌,各行各业的人各司其职,才构成了今天的和谐社会。

临近2017年“五一”劳动节,海口市公共交通总公司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点钞”劳动竞赛,让我们有机会了解“公交车点钞员”这个群体,看她们在平凡的岗位上“数钱数到手抽筋”。

“一共有29名点钞员,大家每天要合力完成清点18万元一元纸币的任务量,还是清一色的‘娘子军’,相对来说,女孩子比较心细,更适合这份需要耐得住性子的特殊工作。”点钞中心负责人洪清边说边带着记者走进一栋二层小楼。

点钞工数完的钞票一摞摞堆积在一起。

场景一:点钞中心里的“老算盘”比“计算器”实用

虽然心里已有预设,但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人十分惊叹。

不到100平方米的点钞室里,十几位点钞员身着工服,带着口罩,将脚下钱袋子里的一元纸币及少量硬币倒在桌面上,折叠散乱的钱让人感到无从下手,却在她们的指缝间,迅速铺平成摞,每数够100张,就打捆放入一旁的塑料小盆中,循环往复。

在每名点钞员的工作台前,除了一元纸币,塑料盆,橡皮筋,还有喷壶和水壶。“喷壶是用来给钱‘喝水’的,夏天到了,纸币会变硬,不方便清点,有时候甚至像锋利的小刀,会划伤手指,喷水后它们就会变软,可以加快清点速度。”点钞员肖冬萍说,比起给钱“喝水”,自己常常因为全神贯注地数钱,忘了给自己补水,只有午饭时间,才会拿起水壶痛饮几口。

今年快50岁的肖冬萍,已经是点钞中心的老员工了,常年累月的坐着重复数钱的动作,让她的腰椎和颈椎常常感到不适,“转眼间,已经当了20多年的点钞员,这些年数过多少钱肯定没有准确数据了,从一天数几百张到如今的一万多张,是时间教会人成长。”肖冬萍说,身体允许情况下,会一直干到退休,这份工作虽然枯燥,但还是要坚守。

跟记者聊着,肖冬萍的手还是不停着在整理纸币的折角,默念着手里纸币的数量,积累够一小盆纸币,就填单交给负责复核工作的人,所有环节,匆忙中却显真正的井然有序。

复核人员虽然不用数钱,但是统计核实工作也十分关键,带着怀旧感的算盘引人注意,“为什么不用计算器核算数字?”正在拨算盘的工作人员解释道,就像点钞机不能完全代替传统点钞员,计算器每次只能算出一个数字,要用笔记录,既浪费时间又不方便。

由于不能带任何物件进工作间,点钞工的衣服和物件都挂在换衣间里。

场景二:“点钞大赛”三分钟内点完200张一元纸币并扎捆

上午九点半,海口市公共交通总公司选拔出来参加“点钞”比赛的15名“娘子军”准备就绪,摩拳擦掌,迎接挑战。

比赛的规则是,在三分钟内,数钱最多且金额最准确的将获胜,其中,需要每100元捆好,其中不能参杂其他数额的纸币,填单时,金额大小写要工整、美化,任何一项不符合要求都会被扣分。

随着一声哨响,点钞室里除了清点纸币的“哗哗”声,瞬间变得安静。中指一夹,无名指一扣,点钞员们灵活的手上功夫令人惊叹,点钞比赛,光有速度远远不够,比拼的是点钞员的综合能力,大家屏住呼吸,心里默数着,生怕被周围环境影响,记错了纸币数量。

记者观察,其实点钞员的水平相当,在三分钟内,每个人都能将200张左右的一元纸币理清扎捆,比赛,较量更多的是大家的心理素质,谁能在紧张氛围中,静下心来,稳扎稳打,就更接近成功。

在考核组统计打分的20分钟里,点钞员又恢复了忙碌的工作,每天8个小时的工作量,13000张的任务量,艰巨而又平常。

“在比赛中获得第一名的点钞员是丁喜花,3分钟数207张一元纸币,实际金额与所填金额一致,做到了准确无误。”当洪清现场宣布结果时,点钞员们为今年的“点钞之星”送上了阵阵掌声。

“去年参加点钞比赛,因为紧张,到最后记不清自己数了多少张,今年有了比赛经验,也算是给自己提前献上了劳动节的礼物。”丁喜花说,2002年从事点钞工作,至今已有15年。

每天上班前,她都要给自己设定目标:要数完15000张纸币再回家。“比别人多干一些,看似吃亏,其实是在向自己证明,每天又有新进步。”丁喜花说。

洪清表示,每天劳动节前夕,单位都会组织举办点钞大赛,对每名参赛者进行不同程度奖励,其实也是对辛勤工作一整年的点钞员表示敬意。

点钞员换装才能进入点钞工作间。

场景三:向平凡工作岗位上不平凡的劳动者致敬

每一个优秀的团队,都离不开一只“领头雁”。点钞中心有一位认真负责的女班长,她的工作任务有些与众不同。

“一天要开780个钱箱子,8点钟上班,但我会提前半个小时就位,争取在午饭之前完成开箱工作,因为这项工作的快慢,影响到后面的每个环节。”班长曾美玲说,开完箱后,还要负责“分单“,数清楚每条公交车线路的收款金额,忙到一两点才能午休。

曾美玲比点钞员每月多领300块钱的工资,却不是因为这些钱才愿意多承担工作任务。“大家每月工资不到两千块钱,却累得精疲力尽,有的落下一身毛病,这么多年,却没有人叫苦喊累,因为每个行业的劳动者都不易,就像在木板上钉钉子,工作岗位少了谁都不行。”曾美玲说。

不到100平方米的点钞室里,十几位点钞员身着工服,将脚下钱袋子里的一元纸币及少量硬币倒在桌面上,折叠散乱的钱让人感到无从下手,却在她们的指缝间,迅速铺平成摞,每数够100张,就打捆放入一旁的塑料小盆中,循环往复。

上百把钥匙,一个小板凳,就是曾美玲的工作用具,一摞摞整齐摆放等待数钞的钱袋子,便是她的劳动成果。

除了曾美玲,坐在角落里,埋头“做手工”的黄谷美,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专门负责“补破钱”的她,用一双巧手,让残缺不全的纸币“重获新生”。“这些钱不能随便扔掉,要尽全力将它们补好”,黄谷美说,每天能修补好100张纸币,已经算是好成绩了,有的残缺纸币根本找不到“胳膊腿脚”,就先放在一边,替它寻觅合适的另一半。

一把剪刀,一卷胶布,讲究精细的活儿,让眼前这位姑娘多了几分安静与稳重。

无论是“数钱数到手抽筋”“开箱女汉子”还是“补破钱的倔强姑娘”,完整的工作链,反映出平凡工作岗位上不平凡的劳动人民,是劳动,成就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临近春意盎然的五月,让我们向劳动人民献上赞歌。

复核人员在记账,这个工种虽然不用数钱,但是统计核实工作也十分关键,带着怀旧感的算盘引人注意,“为什么不用计算器核算数字?”正在拨算盘的工作人员解释道,就像点钞机不能完全代替传统点钞员,计算器每次只能算出一个数字,要用笔记录,既浪费时间又不方便。

公交钱箱所配的钥匙密密麻麻一大串,每天有专门人负责拿钥匙开箱倒出一元钱纸币,工种需要有耐心的人负责。

在每名点钞员的工作台前,除了一元纸币,塑料盆,橡皮筋,还有喷壶和水壶。夏天到了,纸币会变硬,不方便清点,点钞工每次都用手指沾水便于数钱。

点钞中心的特殊工种专门负责“补破钱”,黄谷美用一双巧手,让残缺不全的纸币“重获新生”。

点钞工作间是特殊的工作环境,禁止闲人入内。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张茂摄

点钞员的工作环境是不足100平方米的点钞室。在这里,29名点钞员每天要合力完成清点18万元一元纸币的任务量,她们全是清一色的“娘子军”。

摄镜像里的点钞员工作场景。

点钞员的工作环境是不足100平方米的点钞室。在这里,29名点钞员每天要合力完成清点18万元一元纸币的任务量,她们全是清一色的“娘子军”。

一名点钞员将钱箱中的硬币、纸币倒出。

热点新闻 HOT
热点图片 HOT